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新二四六天天好彩网站 > 板凳队员 >

为什么他能醒着做梦?

归档日期:07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板凳队员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2015年荷兰公司“火星一号”宣布他们在全世界范围招募的火星移民计划的100名候选人名单,李大鹏是两名中国入选者之一,有机会获得是一张去往火星的单程票。央视在当年的农历新年初三报道了这个消息,让本就疯狂的新闻迅速在节日里成为谈资。

  尽管如此,李大鹏仍是媒体口中没有放弃火星梦想的逐梦者,我决定请他来虎扯电台聊聊,却发现他并没有预期中疯狂。

  根据历史推算,地球在未来5000万年内很有可能会发生一次大灭绝事件。无论是对我们自己还是我们的子孙后代而言,都可以看淡这个概率事件发生所带来的影响,但在马斯克看来,人类的未来命运发展十分危险。

  太空竞赛结束以后,NASA的太空预算大幅削减,现在美国甚至不再发射载人火箭,马斯克认为太空产业在过去50年内没有真正进步。马斯克对人类在太空尤其是火星探索的积极性有多失望,他就有多迫切地想要完成移民火星的梦想,他甚至愿意死在火星。

  人类实现真正的移民火星至少要实现两大目标,一是让火星变得更宜居,一是将去火星的费用降低,这两个问题本身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。将老鼠送入火星至少需要1500万美元,如果变成人类移民计划,费用将是天文数字,马斯克决定一试,外界对他的印象从疯子变为一声叹息。

  不亚于马斯克的疯狂程度,是我在采访前,对李大鹏的一个基本人设想象。一位愿意领取去往火星单程票的人,至少应该是“疯”的。

  在办公室楼下,我接到了我的采访对象李大鹏,一副黑框眼镜下是一张笑盈盈的脸,纤瘦的身材被一件哑光暗色的夹克包裹,这位刚从邯郸坐了2个多小时火车赶来北京接受采访的嘉宾,只身只带了一个男士挎包——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士形象出现在我眼前,他甚至还没有我朋友染了粉色头发给我的冲击大。

  82年出生的李大鹏,现在是邯郸市林业局的一名农艺师,为了接受我们的访谈,他还特意向单位请了一天年假,接受完我们的采访又坐火车返回了邯郸。

  电影《流浪地球》里,人类为了免于毁灭开始探索在外太空生存可能性,李大鹏没有错过这档国产科幻片的上映,不过他却并不认同电影的悲观论调,“电影里面说太阳100年以内就要完蛋了,据科学家的预计,(太阳)怎么也有二三十亿年的稳定时期。也许会有一些小行星撞击(地球)的可能性,我们要做好这方面的预防就可以。”

  2008年,中央电视台配合奥运会宣传举办了“奥运舵手”选拔。2小时车城外的邯郸,26岁的李大鹏决定参赛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海选活动。

  我曾经和一位国企上班族一起参加过一场新媒体公司的集体面试,当面试官问他为什么要换工作时,他说朝九晚五的工作少了些激情,希望能够体验更精彩的职业生涯,这种说辞,我们并不少见。在面试结束时,每天5点半下班的他,还询问了面试官私企现在是否有加班补贴。

  我想,那次奥运舵手海选就是李大鹏作为林业局农艺师找寻来的一次精彩,他说,“在国企上班,只要做好本职工作,业余时间单位是不管的,只要不是以盈利为目的,同事和领导都不会反对。”

  2013年2月,李大鹏无意中在网上看到荷兰公司“火星一号”招募志愿者的新闻,他做了2月的准备,看了一些关于火星的纪录片,认为自己有可能在选拔中胜出后,李大鹏向“火星一号”提交了申请表。此前,他“只是看一些Discovery的大自然纪录片,对天文宇宙有一点兴趣,但是没有专门地去钻研火星。”

  “火星一号”的计划要比李大鹏疯狂许多,这间荷兰私人企业宣称要实现在火星建立永久殖民地,在2025年将四名太空人送往火星,并且是单程之旅。2019年1月15日,火星一号旗下的Mars One Ventures AG宣布破产。

  如果你了解马斯克实现火星梦有多难,你就知道火星一号的火星梦有多脆弱。火星一号这家横空出世的太空公司,在技术、经验、资金上都没有自己的优势,他们希望将这个为期数年的计划拍摄成为一部商业真人秀,第一阶段计划募集60亿美元,作为太空经费。

  就如马斯克所抱怨的那样,移民火星的计划在全球还处于休眠状态,人们对火星的探索并不热烈。火星一号计划破产也在意料之中,截止破产,火星一号据说筹集了数千万美元的资金。

  像李大鹏一样的报名者,只需要向网站缴纳11美元的报名费,“如果真的要去,怎么也得三四千万美元了,就私人而言是很难挣到这么多钱的。 ”马斯克在自己30岁生日的时候调侃道“我不再是一个神童了”,他的疯狂也许是深植在基因里的,李大鹏不是马斯克,他也不是苦练数年童子功登上奥运赛场的运动员,他就如我们身边的朋友、亲人般普通的存在,这11美元就像那次奥运舵手的选拔一样,让他普通的生活中,多出了一分精彩。

  他并不喜欢冒险,即便现在已经经受过不少媒体的采访,他还是那位农艺师,刚有了自己的第二个宝宝,他说未来如果不在邯郸生活的话,也许会去天津,“去天津不是能解决户口嘛,或者到离天津比较近的地方,如果来北京的话,孩子的教育问题是有难度的。”

  我们以为他在做梦,实际上他分外清醒,他的家人反而曾担心他拿上去往火星的单程票,要面临分别, “家人他们一直不支持,我也解释了去火星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,知道去不了的话,其实家人也就支持了。” 李大鹏说道。

  在《人类简史》中,尤瓦尔·赫拉利认为,虚构的故事在推动人类社会前进上至关重要,比如法律、道德、公司、国家等等,都是我们虚构出的想象。在构建虚构故事时,幻想的能力必不可少。

  美国梦何尝不是一种幻想,它让人民相信只要通过不懈努力,就可以创造更好的生活。南非裔美国人马斯克是美国梦的信徒和忠实实践者,阿波罗任务给过他极大震撼,他认为美国是“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”、“美国人骨子里有着深植与人性的探索精神”。美国收紧太空战略让马斯克很失望,他希望可以凭借自己的行动重振美国精神,也为全人类带来希望。

  过去几十年中国快速发展,我们也做着自己的梦,深夜通明的写字楼里,我相信是一些梦想努力就能获得更好生活的人们。

  耶鲁大学经济学家、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Roach此前警告,全球贸易周期正在逼近拐点,全球经济也是如此,2019年全球GDP增长面临重大风险,没有一个主要经济体能够独善其身。

  今年农历年,一个山东男士在北京雍和宫排队8个半小时就为抢头柱香;微博“#200亿vs和爱豆结婚#”的线亿+的阅读;从杨超越到朋友圈的锦鲤女孩,全民陷入转发锦鲤得好运的狂欢;我们开始换种方式做梦。

  他已经拥有了家长常向我们安利的“稳定生活”,却在这个安全区里试探着另一种生活的可能,或者他并不真的希望另一种生活的到来,只是希望在平淡里多一份精彩。

  火星一号宣布破产之后,几乎没有了后续声音,李大鹏早已接受最坏的结果。但借着自己曾成为火星候选100人的机会,他还接触到了美国火星学会的中国分支,他在家会帮着发布关于协会负责人罗伯特·卓比林的文章,让他十分有成就感。访谈结束后,我送他出门,他还掏出手机在浏览器搜索相关文章,跟我说,这些都是他发的。

  2015年下半年,他曾去深圳的太空科技南方研究院,参与180天罐头盒实验——将志愿者关在封闭试验区,模拟太空生活。同样是海选阶段,因为身体素质不达标,李大鹏最终没有通过初试,但免费去深圳并获得价值上万元的航天员体检套餐,这些已足够让李大鹏兴奋,那是不同于他以往朝九晚五生活的另一种体验。而且不论结果如何,他相信自己为民间的太空推广尽了一份力。

  也许对一线城市的白领来说,这些回报太过微不足道,梦要再做大一点才算数,向老板递交“世界那么大,我要去看看”的辞呈,才仅仅是第一步。

  “去看世界,我觉得看纪录片就可以了,这比亲身去要省钱,这很关键。真的要自己花钱出去玩的话,靠死工资是不够的,”直到目前为止,尽管李大鹏已经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,但他坦言这些并没有给他带来额外收入,都是靠兴趣。

  “协会里面还是有全职工作的人,那个是有工资的。这是我的一个长期计划,希望有一天能够有这样的全职工作。当然也许真的干了又觉得没意思了,可能又要跳到别的行业,或者关注到别的问题。”李大鹏说道。

  马斯克从来不是李大鹏的目标,不管是奥运梦还是火星梦,都是李大鹏生命里偶遇的精彩而已。他没有在现状与梦想之间挣扎,他所做的,都只是他能够做到的。每一次实践都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一个角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ix48.com/bandengduiyuan/3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