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新二四六天天好彩网站 > 邦齐威尔斯 >

奥逊威尔斯女儿恳求Netflix重新考虑

归档日期:06-0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邦齐威尔斯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前两天,Netflix正式宣布退出今年的戛纳电影节,不会带任何作品来。(戛纳与Netflix恩怨的前情提要:Netflix威胁从戛纳撤下5部影片 针对院线首映才能参赛 撤阿方索卡隆新片)

  奥逊·威尔斯大师的女儿贝翠斯·威尔斯为此给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写了封信,恳求他“重新考虑”自己的这一决策,不要让父亲的遗作《风的另一侧》退出戛纳电影节,拜托Netflix不要成为又一家“毁掉”父亲作品的片方。

  《名利场》公布了这封信的部分内容:“当我读到Netflix与戛纳电影节的矛盾时,非常沮丧与不安,”贝翠斯在信中写到,“我得替父亲说话,我见过大制片公司是怎样毁掉了我所爱这个男人的生活和作品,我非常不想看到Netflix跻身这些公司的行列。”

  贝翠斯的信中提到说,威尔斯的职业生涯中,一直与戛纳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在1957年首次颁发“金棕榈”大奖之前,他就因其对莎剧《奥塞罗》的成功改编,获得了组委会1952年颁发的评委会大奖——在“金棕榈”出现之前,这就是最高荣誉。1959年,威尔斯也因自己在《朱门孽种》中的精彩表现,获得了当年戛纳电影节“最佳男演员”的殊荣。

  “请重新考虑下,让我父亲的遗作成为连接Netflix与戛纳电影节间间隙的桥梁,”贝翠斯说。

  正如Sarandos在宣布Netflix全面退出2018年戛纳电影节时所言,他们的这一举动,是为了回应组委会今年开始的新规定——没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电影,不可以在主竞赛单元参赛。这一规定本来让Netflix能够选送包括《风的另一侧》在内的影片在非竞赛单元展映,但由于组委会这一规定针对的就是Netflix,Sarandos决定让Netflix电影干脆完全退出戛纳。

  “戛纳电影节选择了看重发行方,而不是电影本身的艺术,”Sarandos说。“我们可是100%关注电影的艺术,顺嘴提一句,世界上其它所有电影节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我们的影片本来进入了非竞赛单元,要在卢米埃大厅首映,其实是不受(只有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影片才有资格在主竞赛单元参赛)这一禁令影响的,” Rymsza写到。“最让人伤感,也最难达成共识的是,全面撤片这一决定中,其实每一方都输了——戛纳、Netflix、电影爱好者,和我们所有为这部作品努力了这么久的工作人员们。”

  “我的心情十分复杂,”他继续说。“如果没有Netflix,就不会有今天的《风的另一侧》,但这并不能减轻我对这一心碎消息所感到的失望”。

  《风的另一侧》讲述的是约翰·休斯顿所饰演的导演在欧洲待了很多年后,决定重返好莱坞,希望带着新作东山再起的故事。威尔斯大师40多年前虽然该片的拍摄工作结束,但一直未能完成后期及剪辑,是Netflix出钱完成的后期。本来准备在今年秋季线上首播之前,先去戛纳电影节首映,却又出现了这样的岔子。Netflix尚未公布对于《风的另一侧》的新首映计划,也许会送去威尼斯么?

  除了《风的另一侧》,还有4部Netflix影片也将撤出戛纳,包括阿方索·卡隆执导的《罗马》杰瑞米·索尔尼尔《手持黑暗》保罗·格林格拉斯《挪威》,以及摩根·内维尔拍摄的奥逊·威尔斯纪录片,《死时受爱戴》。

  Sarandos通过《Variety》回应了贝翠斯的这封信,捍卫了自己的这一决定,“我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和其它电影工作者的作品得到公平的对待,”他说。“我们这样做,让我们的电影与影人在电影节上得不到尊重,是有风险的。他们立了规矩,我觉得我们去那儿也不合适。”

  贝翠斯也给戛纳电影节总监蒂耶里·福茂写了信,福茂回应称《风的另一侧》是一部非比寻常的电影,不仅仅是历史遗作,也是威尔斯给今日电影传递的一则信息。

  2018年戛纳电影节将于5月 8-19日举办,昨天刚刚公布了主竞赛单元的参赛片单。

  错100%错在Netflix公司,先在影院上映并不影响这个片子的收成,也不会催生盗版,反倒是拒绝影院上映,是对电影艺术极大的不尊重,流媒体平台现在甚至有“3倍速看片”的服务,而消费者的观影习惯也会愈发松散,随意快进或分次观看将成为常态。如果大银幕没有魅力的话,它早就会被电视电影、流媒体电影干死,强行用流媒体手段干扰电影产业是文化市场的悲哀,它不过是创造一个更快消化的时代,对艺术的尊重程度只减不增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ix48.com/bangqiweiersi/192.html